墨云川

你曾知前方万里路,却不知后方千山空

【楚萧】月下酒(上)

*ooc属于我,掌门是楚遗风的
*文笔不够好,求不嫌弃
*有私设(?)


——————


门派弟子下山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即使是武当这种修七清戒六欲的地儿。

但是下山第一天就被灌了个大醉还在生人面前絮絮叨叨了一整晚,第二天一早一看别人还消失的无影无踪,这让萧疏寒觉得自己真是修为不到家。
第一天下山就破了戒,不知道掌门会怎么罚我……他在心底抱怨着。
想到昨晚上的事情,萧疏寒又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眉头轻皱,叹了口气。

萧疏寒正在金陵的街头踱步,昨天晚上闹的有点凶,他现在头疼的要命,又只能慢慢的揉着穴调着气,踩着金陵的石砖,一步一步踏实了才往前走——他生怕自己飘飘然地就倒地了。

自己喝了别人的酒,拉着别人唠嗑着自己的家常,到头来却连名字都没能说一声。

他恍着神进了夫子庙,又飘忽着踏进凤池精舍。

萧疏寒心想这可能不是一个好兆头,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自己的生辰八字给说出去了。

这么想着,他又拐进了应天府。


这确实不是一个好兆头。


晚上刚进雁来客栈,萧疏寒就看见了昨晚那人,还是一样的发型,还是一样的衣物,也照旧拉扯着爽朗的笑容。
那人就坐在离柜台不远的桌旁喝酒,和旁人攀谈着什么,周边时不时爆起哄笑,却总不是针对他的。

萧疏寒付了房钱,转身想去和那人打声招呼时,看见的就是他拍着桌子放声笑着——那么随意。
萧疏寒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有那种笑声,于是他在那人看向自己的前两秒收回目光,想着不要去打扰别人,转而踏上木质的楼梯。




楚遗风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再见到那位小道长,毕竟他觉得武当的道长面子薄。下山第一天就破了戒这种事,论是放在哪一位门派弟子身上都是会红了脸的,更何况是武当那些不经世事的弟子。

可是这里面不包括华山。

华山弟子隔三岔五的就想往山下跑,他们喜欢云游四海看遍四方,渴望凭借一剑一箫走遍天涯。别说喝酒,点香阁里的姑娘一个二个都是他们的红颜知己。

再说了,是他让别人破的戒,楚遗风想了想,昨晚看见那道长推门走进来,带的不是世俗的杂尘纷扰,只是一身风尘仆仆,一身脱离尘世的新雪味。
他着实不喜欢看渴望脱离世俗的人,人生而为人,何必总想着九重天?就像武当——修大道无情,却总是来凡尘走上不止一遭。

他想用那些浊酒洗去道长身上的清冷,事实证明他做的不错,至少那天晚上的武当道长不是九重天上的云,而是江南竹林里头的麻雀,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想到这,楚遗风不自觉的勾了勾嘴角,他望着那位道长走上楼梯,看着他开门进了房,末了,嘴角的弧度又往上扬了一扬。



萧疏寒和楼下那群人混不来,他不会攀谈也不会说什么闲情雅致的话。性情就和他的名字一样,疏寒疏寒,疏离,凉寒。

他褪了鞋,盘腿坐在床褥上开始调息。屋里没有点灯,暗暗的只能依稀看见物体的轮廓,好在窗子是向西开的,月光从窗子透进来,一部分洒下来照亮了房,一部分打在萧疏寒脸上。
十五六岁的少年开始有了棱角,尚是稚嫩的脸上有着较为秀气的眉毛。萧疏寒的眼睛是闭着的,睫毛也因此轻轻的搭在面颊上,好似休憩的蝴蝶一般,皎洁的月光在他身上,也莫名多了一份清冷。
屋子里安静的只有萧疏寒越来越平缓的呼息声,如果忽略楼下的鱼龙混杂。



楚遗风敲门的时候萧疏寒正准备睡觉,他开门看见那人拎着两壶酒,拿着两盏玉瓷杯,想都没想就关了门。

“诶,别这样嘛小道长。”楚遗风在外面好气又好笑的说着。

“请恕贫道无礼,今晚贫道无法抽空伴少侠聊天下之事。”萧疏寒回道,他现在都不怎么清醒。

“无妨无妨,来来来开门我们来几杯,昨晚的故事只道了一半啊!”楚遗风又敲了敲门,见里头没什么动静,就背靠着门,转而说着,“诶,武当的道长可不能这样啊。昨晚上叨叨我,今日就不许我来叨叨你了。可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
听见门内传来悉悉疏疏的声音,楚遗风弯了弯嘴角,等着门开。

“抱歉,”萧疏寒把门半开着,露出脸来,“昨晚是贫道打扰少侠了,请进来吧。”他瘪瘪嘴,挪开身子让楚遗风进来。

“小道长你不开灯的吗?”楚遗风望着门内说道,看着萧疏寒点亮了油灯。

“嗯……方才熄的。”

“这样啊……”楚遗风看着崭新的油灯,挑了挑眉,没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走到桌前放下手里的酒和瓷杯,招呼着萧疏寒:“道长我告诉你,这可是上好的桃花酿!”

“贫道今晚不想喝酒……”萧疏寒摆摆手,又低头收拾着东西。

“话不能这般讲啊!这酒可不是昨晚上的陈酿,是清酒,很香的,也不烈,暖胃用。”这么说着,楚遗风已经把瓷杯湛满,桃花清淡的香味顿时绕着整个屋子。

萧疏寒吸了吸鼻子,确实很香。


下次绝对不能放那个人进来。萧疏寒这么想着,再次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他的脑子已经炸了,现在鼻尖萦绕的全是桃花酿的清香。


——————
官方说他们喝酒,嗯。
第一次喝醉了又不代表只喝了一次对吧。
不知道名字不代表只见过一次面对伐。

*觉得从前的掌门也是刚出炉的小道长,有着青涩有着对世事的无知。对华山也无奈,对姑娘们很客气,也会有脸红脖子粗的时候。
毕竟那个时候他还有东西可以让他知七情六欲的滋味。

*至于楚遗风因为长时间浪迹天涯,就算他们相遇的时候十七八岁左右,那也有一种老成。对自己所喜爱的就陪着,有着华山标配的厚脸皮,也有对世事无常超脱的感觉。
毕竟那个时候他也是放荡不羁的少年。

求不嫌弃QAQ
开小号写文w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