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云川

你曾知前方万里路,却不知后方千山空

【楚萧】月下酒(中)

*ooc属于我,掌门是楚遗风的
*文笔不够好,求不嫌弃
*有私设(?)

上篇链接http://moyunchuan.lofter.com/post/1f5970f8_12a56592
——————


萧疏寒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无论住不住客栈都能够看见那个人。

无论是在金陵的酒馆客栈,还是在江南民宿,甚至是书院。

有些时候就算傍晚没有落脚的地方,萧疏寒夜晚打坐的时候也能听见若有若无的箫声从不远处传来,而伴着这箫声的永远是酒味。
有时候是清淡的桃花酿,有时候又是浓烈的女儿红,再不者就是平淡的醪糟。

那个人的身边永远都不缺酒,萧疏寒如是想着,又伴着箫声入了浅眠。

萧疏寒在山下的日子里几乎每天晚上都是楚遗风伴他过的。

每晚入夜十分楚遗风总是会很准时的打扰萧疏寒,而那个时候总是萧疏寒换好衣服准备睡觉的时刻。

楚遗风每次都会带酒来,萧疏寒也问过他怎么会有那么多酒,虽然萧疏寒自己也请了快上千两银子给两人喝酒。
每次楚遗风也只是莞尔,然后拿起酒坛对萧疏寒举了举说是自己酿的,罢了便仰头大灌。

有些时候他们只是望月谈道,有些时候是小酌一杯,有些时候是萧疏寒单方面的酩酊大醉。

就算萧疏寒每天白日都想着今晚再也不能答应那个人喝酒,可是晚上他总是拗不过那脸皮厚的华山弟子。

楚遗风总是有很多办法让萧疏寒碰他的玉瓷杯,萧疏寒每次都无法拒绝楚遗风的邀请。

萧疏寒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会答应楚遗风喝酒,并且他从不见楚遗风醉过。




楚遗风今晚上有点意外——他居然被萧疏寒主动邀过去喝酒。
要知道那人平日里连碰酒杯都是一副极不情愿的模样。


楚遗风其实是认识萧疏寒的。

早在萧疏寒幼时,他武当天才的盛名便名满天下。

一袭白袍,一头乌发,背一个剑匣,运纯阳真气,双指一并,万剑起。

他曾随着师父去往武当,那时他便看见站在武当掌门旁的萧疏寒。
明明是同自己一般的稚童模样,却有着仙人独特的清寡。
他当时就想这人是否是从天上下来的愿意体会凡尘的神仙,直到他那天夜晚见了萧疏寒喝醉的样子。

那不是什么神仙也不是武当无情的天才。
他有着凡人都会有的苦恼和孤单,父母,家庭,师兄弟以及……未婚妻。

楚遗风当时看着倒在桌上絮絮叨叨的萧疏寒。他想揉一揉他凌乱的头发,可是终究没能伸出手。

那时楚遗风满脑子都是萧疏寒有未婚妻。

他觉得很不舒服,却是安慰他“你又不是银子,不是天下每个人都会喜爱你”之类的话。

后来楚遗风看着萧疏寒借酒睡熟了就把他打横抱上床自己又接着喝完残酒。
那时望着道长的模样,现在都记得那时自己心里面很不好受。

很难过。





楚遗风携着清风越上屋顶的时候,萧疏寒已经在那里候着了。
楚遗风轻功很好,走路不带声,犹是在瓦楞上也听不见粗粝的声响。
但这不代表萧疏寒不知道他来了。

“坐。”萧疏寒没有偏过头看来的人,眼睛仍旧是望着那点点星空里的月盘,却是挪了挪给楚遗风让了个位置。楚遗风也不客气,一屁股就坐在那横顶梁上,往萧疏寒那方移了移。


这次的坛封红纸是由萧疏寒揭开的。
那酒香在红纸刚出一角时就迫不及待的窜了出来。酒香清冽,弯弯绕绕的,能覆了整个洛镇。

“桑落啊……”楚遗风喃喃,他吸了吸鼻子,空气里的酒香窜了进来。

桑落酒不带有女儿红的辛辣也没有桃花酿的清香,同样也不含醪糟的甜腻或是竹叶青的粗糙。

那是一种清冽的酒,不掺杂质——简直和旁边的人一个样,楚遗风这么想着。
于是他转而看向正在倒酒的萧疏寒说:“你怎个连喝酒都是喝与你无差的。”

对面的人并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倒着酒。修长的手指持着酒坛,酒液反着月光,凌凌的如同细小的亮片,不一会儿便满了那小巧的酒盏。

楚遗风接过萧疏寒手里的玉盏,正了正目光,清澈的酒还在里面打着转,打碎了满月,折射着星空。

“喂,”萧疏寒喊他。楚遗风转过头,恰好对上那双苍青色的眼睛。

映着朦胧月光,那眼里好似装有璀璨银河,就算是两旁下垂的额发投下月亮的影子,也不能遮住那里头闪着光的星星。

清秀温润的脸庞被阴影遮透了,看不清那人此刻的表情。

但楚遗风却对此了如指掌


——只怕又是一幅清心寡欲的模样。



——————
上次发出来是多久我都忘了……
抱歉这里佛系更……还写的不好QAQ
求不嫌弃w

想求评论……求建议QAQ

开小号写文w

评论(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