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云川

你曾知前方万里路,却不知后方千山空

【楚萧】月下酒(下)

*ooc属于我,掌门是楚遗风的
*文笔不够好,求不嫌弃
*有私设

很久都没有更了对不起QAQ!!!
上篇链接(不会缩写QAQ)http://moyunchuan.lofter.com/post/1f5970f8_12ae43c4
——————

萧疏寒看着对面的华山弟子发愣。

方才叫他就莫名其妙的盯着自己,起先还奇怪是自己脸上有什么不妥,后来才察觉对方完全是在神游天外。


萧疏寒看着那双墨色的眼睛。

其实仔细看下去是靛青,萧疏寒想。

那双深色的眼里透不过月光,白色的光只能沉下去,浮不上来——像掺了墨似的,连自己的倒影都望不见。目光转进去却也是沉沦,如同万丈深渊,一去不返。

萧疏寒又叫了楚遗风一声。
他希望对方能够回过神来,再看下去自己怕是会入了魔。

好在对方的眼睛亮起来了,这回月亮像是映在上面一般,沉不下去,也浮不上来,就那么嵌在眼睛里,让眼神多了一份凌厉。

萧疏寒举了举自己手里的酒坛,看着楚遗风。对方会意,将盏里的就噬尽,罢了便如同平常一样咂咂嘴,而后便随意将玉盏递给萧疏寒。

萧疏寒顺势接过盏,清澈的酒液又一次浮了上来。

楚遗风看着对方倒酒的模样:眉头微皱,小心而谨慎的——这家伙又想试着将我灌醉了。楚遗风想着,嘴角微微往上一扬,在萧疏寒诧异的目光中将他手里那坛酒夺了过来,仰头大灌。


桑落不同于霄宫里的琼浆玉露,它冰冷的如同龙渊中千尺寒冰化下的泉,一口下去能寒到骨子里,但却就是让人欲罢不能。

楚遗风打了个哆嗦,他的心窝子都凉了。却还是一口气喝完半坛,罢了便随意一甩,大喊一声:

“好酒!”

够烈,度数也高,楚遗风想着,萧疏寒肯定不过两杯。


“你……”萧疏寒一脸惊异的看着他。
“我怎么啦?”楚遗风“嘿嘿”的笑着,眼里满是笑意。方才嵌在那里的月亮是化在里面,凌厉的眼神被打碎了,转成温柔,像是要溢出来一样。

楚遗风看着萧疏寒,眼里的狡黠一闪而过,他弯弯嘴角,指了指萧疏寒手里满满当当的盏说:“嘿,道长。今儿个可是你请我来喝酒的,来,干了。”

萧疏寒证了怔,忽然莞尔,眉头舒展,眼睛眯成月牙儿。
楚遗风不禁愣了愣,他觉得这绝对比神仙还好看。

“好。”萧疏寒回他,举起袖子挡住半张脸便将盏里的酒一饮而尽。

他是可以拒绝的,萧疏寒想,但是他不能。

和楚遗风一样,萧疏寒咂咂嘴回味着酒味,又转头望向了楚遗风。
他那苍青色的眸子里月光愈来愈亮,方才那酒把眼睛给搅浑了,又如同石子儿打水漂似的,在里面荡起涟漪,逐渐迷离起来。

楚遗风挺喜爱这双眸子的,眼里的氤氲美的让他心醉。

“傻了傻了,”楚遗风打趣他,拿过萧疏寒手里的盏给他满上,递回去时又顺带揉了揉他的头,头冠也就因此歪了位置,惹得萧疏寒一个瞪眼。

楚遗风看着萧疏寒想也不想的喝完的那盏,便仰头咂了咂自己酒坛里的佳酿。当他再次回头看萧疏寒的时候,只见人家已经另开了一坛,并且煞有介事的盯着他。
楚遗风打赌没有几个人接受得了这如同审讯一般的目光,但他却总为此着迷。

萧疏寒伸出抱着的坛子,撅着嘴,眼里的固执像个孩子。

“不醉不归。”萧疏寒如是说着,每次他喝醉了都要叨上这么一句。楚遗风惯了便也随他,每次也是抬手捏一捏萧疏寒的脸,笑着说“好一个不醉不归”。




今天也不例外。



楚遗风抬了抬眉,像往常一样放荡的笑着,由着萧疏寒去。

习惯的肩并肩坐着,时不时勾肩搭背,低头凑近对方说着些不是秘密的事,靠近彼此咬耳朵已成常态。
楚遗风总会在萧疏寒不注意的时候捏一把他腰间的软肉然后调侃他又胖了,这时萧疏寒便会还他一个不重的拳头。

楚遗风和萧疏寒一遍又一遍的碰着坛,瓷坛碰撞的声音清澈,在子时的中原格外响亮,传的悠远,传的漫长。

不知道喝了多久,他们周围的空坛越来越多。萧疏寒脸上的酡红衬的皮肤雪白,半搁的眼帘又添了一抹醉意,他抱着他那旁最后一坛酒,说了今晚上最正经的一句话——“我明儿就要回武当了。”

楚遗风没有搭话,他看了对方一眼,就随手摸了一个坛子掂了掂,将里面剩余的酒喝尽。

萧疏寒见对方没有搭理,就自顾自的说起来——“我们认识这么久……你每次来找我就只知道喝酒。”

谁说的明明还有吹箫。


“武当弟子酒不能喝多了好吗!”

不能怪我,每次你喝醉之后我都抢不过你。


“醉酒后干了什么都不知道!”

能干啥我看着你呢


楚遗风听着萧疏寒叨叨,自己便在心里面复议。他也不插话,就这么静静的听着,时不时抿一口残液。


“诶我同你……讲过我父母的事了吧……那我今儿和你说我生辰八字儿好了……

我和你说……新来的那些弟子……就没一个……没有一个省心的。”


“诶……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薛师兄的桃花缘这么好……

其实有些时候吧……我真的不想陪闻师弟练剑……好麻烦……不如打坐……”

萧疏寒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脑袋一点一点。楚遗风默默的听,他看着萧疏寒的侧脸,也盯着他怀里的最后一坛桑落。

萧疏寒脑袋间或垂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倒了,楚遗风觉得他快坠的时候就赶忙将人往自己身边搂一搂,再到后来实在看不下去了就直接把头按在自己肩上。那张平日里惜字如金的嘴还在絮絮叨叨的扯家常。

真的是像麻雀了,楚遗风想着,傻笑起来。

“诶……我还没和你……说过名字……”萧疏寒像是用最后一口气挤出这句话,楚遗风算了算时间,这个时候他也该睡觉了。
他转过去揉了揉对方的脑袋,随手解开外套披了上去。

沉默良久,在楚遗风觉得对方已经睡着的时候,萧疏寒突然开口道:“我是萧疏寒……”

声音薄如蝉翼,却异常坚定,像是誓言,又如同诀别的告别,有着说不出的哀伤。


罢了,肩头再也没有传来声音,有的只是越来越均匀的呼吸,略带酒香的呼吸喷吐在楚遗风颈肩。

楚遗风瞟了瞟身侧的萧疏寒,轻轻的抽走他怀里的桑落,又拿华山宽大的外套把萧疏寒裹得严严实实的。

在楚遗风拿酒坛的时候是有些困难,萧疏寒紧紧抱着那坛子不撒手。楚遗风轻声细语的说抱着坛子睡觉不舒服,并且再三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喝之后萧疏寒闷哼了几声,松了松力。

楚遗风觉得这家伙可能根本就没睡。


楚遗风处理好萧疏寒之后正了正身子,尽力让萧疏寒感觉舒服一些。随后便咂巴起他再三保证不会喝的酒,他才不信萧疏寒会记得这些鬼东西。

一阵冷风忽的吹来,萧疏寒下意识往楚遗风身边靠了靠,楚遗风愣了愣,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把眉头尽舒。

他看着萧疏寒,又望着天上的明月,声音清澈又低沉的,却带着点跳跃的欢喜——

“我叫楚遗风。”


皓月当空,疏星点点,洁白的光洒满了中原。
温润月光照着的剪影逐渐融在一起,桑落清冷的气息未散,惹得空气里都是温柔。


——————
•生辰八字是不能随便透露的
•闻师弟=闻道才
薛师兄=薛道柏

月下酒正文就这么完结啦啊哈哈哈,接下来会有番外【小虐怡情注意】!很久都没有更了抱歉QAQ
事后会补充自己对年少掌门和楚爹的理解w

写得不好求不嫌弃QAQ
想要评论诶嘿嘿【挠头】

评论(1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