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云川

你曾知前方万里路,却不知后方千山空

【楚萧】忘凡尘——月下酒番外

*ooc属于我,掌门是楚遗风的
*文笔不够好,求不嫌弃
*有私设(?)
*有点小虐 (大概?)

月下酒(下)http://moyunchuan.lofter.com/post/1f5970f8_12c098fb
不行我还是不会缩写……

520快乐

至于为啥现在打tag主要是因为想先糖后刀来着,糖的话对面已经发啦 @殇云落 
——————
月下酒番外----忘凡尘



今年的明月山庄也照旧下着雪,不大,却已将这残破之地的荒芜掩在苍白之下。

萧疏寒呼了一口气,水汽成雾,散在灰暗的天空,暗金的衣裳盖了层薄雪,隐约能看见肩胛上被浸染的深色痕迹。
高高的发冠并未被白霜压了去,倒是雪白的发上早已辨不出雪的颜色。那双苍青色的眼睛盯着面前一尘不染的碑,碑前的香已尽了半柱,身旁的寒梅正开的艳,有如鲜血,却无清香。他伸手,轻抚着上面深陷的,刚硬凌厉的字。那是他亲自用真气刻上去的,一笔一划都是烙在心上,惹得他生疼。

萧疏寒,这三个字令多少贼人胆寒。从小便是武当奇才,疏淡克制如他,孤高清傲如他。一身至阳真气御万剑,他修七清戒六欲,如水至清如风至虚。他不懂的是凡尘儿女情长,知道的只有大道在心。


但是他遇见了那个人。



萧疏寒遇见了楚遗风。



七剑之首破了武当的酒戒,也带道长入了烟花柳巷之地。换来的是一个酒鬼还有一套武当绝学。
他说他还挺厉害的,能扛下那斩无极。说着又带着一声惨叫,那是萧疏寒暗暗加重的包扎力度。


武当奇才因清风剑客踏入繁尘杂世,也了解了为何要得道就得沾染世俗风雨。


明明自己最习惯笑看人世荒唐,明明自己最不屑的便是流连于人海茫茫。却终究是被人动了心弦,用那圆月下清醇的酒香。那人回眸悠长,如同万丈长江,源远流长。那人眼底的锋芒,如同他清风剑意,万物不可挡。


游子将世间万物咀嚼于心,甘愿在江湖流浪。



萧疏寒想那日武当飞雪,想那时金陵日落。
他想当年那人来时的满山霜雪已成过往,他想自己去时的满地斜阳早已消散成荒。


他还想放声大笑,只可惜无人再与他叨唠,他也曾在月下小酌,却无人再伴他身旁。


如今仍无人敢同他并肩,除了那随清风归去的少侠。



距离"明月事件"已经过了近三十年,只有少年还留有当时的模样。

只剩残垣断壁的明月山庄至今还存有厉鬼,无处可寻无处可去,独有老人还知晓当年李府的富甲一方。江湖上华山和武当的弟子们仍旧打打闹闹,也鲜有人知那处于道法至尊的掌门与御剑成风的剑客也曾情同手足,也曾情丝绵长。


李如梦的倾国倾城终是掩在废墟之下,楚遗风的剑心一体终是落入万丈深崖,令萧疏寒知人情何味的人散于天际,世间从此多了一风仙道骨,武林至尊。


是了,还有谁知有人在等他带自己将红尘浅尝。


这人世早已无可留恋,所剩的只有荒唐。他不止一次的想。但心魔不解,何以化微尘?




萧疏寒又抬头,白发挡了脸颊,阴影盖了深眸,他知道清云就立在不远的枝头,他知道郑居和就在十步之外,他也知道楚留香正在灵堂祭奠。他知情世间种种,却不知那心魔在何处。

萧疏寒轻拍肩上落雪,拿出在怀里抱了多时的酒坛,它早已被捂得温热。又从袖中抽出两枚玉盏----那曾是他俩磨过数次的白玉,上面还留有楚遗风费尽心机想让他碰的镂空莲花。

揭开坛封,熟悉的清冽酒香充斥着这一方旧冢。那酒液仍是不掺杂质的,如同先前无数次的月下夜晚。



待将两盏斟满,萧疏寒端起一盏便向碑前撒去,温酒在雪上留下的痕迹宛如泪滴。罢了,他便仰头尽了另一盏清液,又是下意识咂了咂嘴。

果然,无论何时这酒都是辛辣的,萧疏寒想。纵然是寒如龙渊冰泉,也挡不住那刺骨的本意。他闭紧了眼,睫羽微微颤抖着,待那羽扇抚开,里头的冰棱复化成水。


像是醉了一般。
神情却仍旧是冷漠到麻木。



武当掌门干脆的盘坐在碑前,收了神,闭了感,无所谓顾虑。或许唯有在这冢主人面前,他才不用摆那架子,不用冷眼观世,可以将风雪尽抛脑后。

萧疏寒那眼中印的是柔情,流出来的是悲切。桑落酒化在雪中,尽于口舌。他将那玉盏举过头顶,一遍又一遍缓慢而郑重的转动手腕,将那酒液倾洒而下。那双阅人无数的眸子凝视着澄澈的水流,所剩的却只有空洞无神。是过了良久,唇齿才终是动了动,却只是带出几不可闻的声响。

"遗风......"萧疏寒喃喃,他感到有温润的液体从脸上滑落,不知是无意中溅起的酒液,还是无奈化尽的雪花。一坛桑落将尽,也不见那年清净少年的迷蒙模样。



一盏清酒不知为谁不肯凉,也不知是谁将那红尘砌成墙,让两岸梅花盛开到心慌。




郑居和靠在十步之外的树旁,不去看掌门现在的模样。


人们都说萧疏寒大道无情,早已不在人间求欲,好似时刻都会登仙离世远去。作为大弟子,他能涉及的事情少之又少,即便是间或来这明月山庄。
他听过码头旁或东或西的传言,他也不能够否认这遗迹带给他的毛骨悚然。他所能了解的更多的不过是知道有一个人叫做楚遗风,而欲忘凡尘,于掌门师父而言,是永不可得。

清云立于距萧疏寒不远的寒梅枝头,他望着主人颤抖的双肩,扑扇了两下翅膀。少顷,倏地仰头出声,下意识的模仿曾经最常听的语句。罢了又扭了扭脖子,抖下几只乌黑发亮的羽毛后又不断重复着那两句话。

雪是越下越大了,也是在此时,落日的余晖尽了,满月开始爬上云墙。碑前的积雪上尽是泪滴化雪的痕迹,空旷的冢旁只有清云清脆的叫声。寒梅立在枝头,即便是盛了落雪也挡不住那艳色,着实开的令人心慌。

清云忽地拍了翅膀,落在萧疏寒抖得厉害的肩头,是安慰一般轻啄了那银白的发丝,复了便亲昵的蹭了蹭冻得发红的耳旁,又张嘴重复那两句话。


"疏寒,"

"我好想你。"






──────
*清云---- @葱开开 那只松鸦的名字,是楚遗风送给萧疏寒的一只鸦。
取名自“清”——取自楚遗风的清风剑客以及一手清风剑,还有那句“心闲自有,清风皓月知”

“云”——取自萧疏寒“卧云”箫,以及他如同云孤高清傲的性子
虽然说取名清云但是很皮[又名:皮皮云]
"掌门有只鸦,整个武当都想弄它。"----毕竟是楚爹养出来的,和楚爹一样皮,说得最多的两个字就是"疏寒"。

*镂空莲花白玉盏----在月下酒(上)中楚遗风拿的盏,也是后来他们两个喝酒用的盏,一直没有变过

*桑落酒----"十千提携一斗,远送潇湘故人""不醉郎中桑落酒,教人无奈别离情"
清香型白酒,很冷,偏烈。友人别离常饮,和萧疏寒的性子一样,口感之类的在文中有提到。

*一杯倒----曾今的萧疏寒确实是一杯倒,如今的萧疏寒可以喝三坛。脸不红心会跳的那种。

*梅花----"卧云"上刻的便是梅花
莲花----"出淤泥而不染,准清涟而不妖。"

*萧疏寒是哭了的,所以清云会去安慰他

*郑居和表示自己虽然会随掌门去明月山庄但是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月下酒到这里就算是完结了!里面还有很多很多小细节不知道有没有小可爱能够发现QAQ我在此并没有一一列举啊哈哈哈!

感谢支持!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520快乐!

悄悄说一句
想要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QAQ

评论(7)

热度(86)